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详细内容袁亮院士:煤矿瓦斯防治成绩来之不易

  “十三五”末,煤矿瓦斯防治工作交上了历史最好成绩单:2020年,中国首次实现新中国成立以来未发生重特大瓦斯事故,中国24个产煤省(区、市)有18个实现瓦斯“零事故”;中国煤矿连续4年未发生特别重大瓦斯事故;“十三五”期间,淘汰退出瓦斯灾害严重、瓦斯防治能力薄弱的小煤矿1236处,9万吨/年以下高瓦斯和突出矿井数减少94.3%;9到30万吨/年高瓦斯和突出矿井减少76.7%。

  面对这些成绩,长期致力于瓦斯防治工作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安徽理工大学校长袁亮对记者感慨:“我曾多次身处爆炸现场,指挥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抢险救援。煤矿瓦斯防治取得这些成绩,太不容易了!”

  “力争到‘十三五’末,解决煤矿瓦斯爆炸问题”

  改革开放40年中,煤矿瓦斯治理从无到有、由弱到强,先后经历了探索、起步和突破三个阶段。袁亮介绍,近年来,瓦斯防治工作又取得不少新进展。

  “煤矿瓦斯防治技术趋于成熟。现在无论是新投产的矿井还是开发多年的老矿,不管是千万吨级的大矿还是百万吨级以下的中小矿,中国煤炭科研人员自主研发的煤矿瓦斯防治技术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袁亮告诉记者,比如,开创性提出了卸压开采抽采瓦斯、无煤柱煤与瓦斯共采理论;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系列煤矿瓦斯治理工艺技术与装备;针对中国复杂地质条件,通过大量工程实践,总结出有关煤矿瓦斯防治的法规、规范、标准等政策。

  能取得这些成绩,在袁亮看来,是政府、科研、企业共同发力的结果。

  袁亮告诉记者,2005年,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非常及时地成立了煤矿瓦斯防治部际协调领导小组,自此,中国瓦斯防治工作有了顶层设计。“这么多部委共同研究破解中国煤矿瓦斯灾害防治难题,科技、政策等一系列路线图、实施方法、实施意见,都有了系统、全面设计,非常科学、严谨、具体、有效。这个专门的机构对煤矿瓦斯防治工作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最后,从中央、地方到煤矿企业,建立起垂直到底的管理体系、目标体系。”

  中国煤矿瓦斯防治是世界性难题,将国外治理方式方法、技术装备直接拿到中国用,解决不了中国复杂地质条件下的瓦斯治理问题。中国的煤矿安全科技工作者主动担当,不仅找出了攻克针对中国特殊地质条件的瓦斯防治方法和路线,同时建立了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世界采矿大会等公认的煤与瓦斯共采理论和技术体系。“在连续几个五年计划中,集中了全行业及行业内外诸多科研工作者,共同破解煤矿瓦斯防治重大科技难题。我们当时的目标就是,力争到‘十三五’末,解决煤矿瓦斯爆炸问题。”袁亮指出。

  “我活了下来,就要一步一步走下去,直到把瓦斯治住”

  提及当年的瓦斯爆炸事故,袁亮不无痛心:“我几次都在爆炸现场,眼睁睁看着身边的矿工兄弟被瓦斯爆炸夺走了生命。我活下来了,就要一步一步走下去,直到把瓦斯治住!”他同时给予煤炭科研人员坚定的支持和最大的肯定:“他们深入生产一线,冒着各种灾害风险,始终秉承科学的态度,不计代价、不因循守旧,遇到困难不气馁、不退缩,一路走来非常艰难不易。煤炭行业第一个国家专利金奖就是瓦斯治理领域的。现在,瓦斯治理已不是煤炭生产效率提升的主要障碍,反而可通过瓦斯防治解放生产力,提高生产效率,通过加大在瓦斯防治技术、装备、管理上的投入,不断升级治理能力,改写煤矿瓦斯爆炸历史。”

  在科学创新不断突破的同时,也摸索形成了一系列先进理念。“自2008年提出瓦斯零超限倒逼机制以来,不断倒逼技术装备做到精准,倒逼员工行为做到科学,倒逼管理工作做到精细,倒逼技术和经济实现一体化,不是为了治瓦斯而治瓦斯。”袁亮指出。

  “以前,我们很多职工对瓦斯危害认识不足,认为瓦斯事故离我们很远,违章蛮干时有发生,随意挪移探头、‘三专两闭锁’失效、瓦斯超限作业现象比较多。而且,矿井通风系统和技术管理存在隐患,治理理念、技术、装备十分落后。一年下来,瓦斯超限上百次都很正常。”淮南矿业集团潘三矿职工黄山骄傲地告诉记者,“如今瓦斯零超限的思想已深入人心,我们矿在1682(1)轨顺施工的‘一孔两消’钻孔,创造了中国记录。瓦斯这只‘拦路虎’也可以变成‘领头羊’。”

         “瓦斯事故还未归零,仍要尊重煤矿安全生产规律”

  尽管煤矿瓦斯防治成效显著,但袁亮仍有担心:“煤矿瓦斯事故还没有实现‘零’消灭,瓦斯事故仍然时有发生。”他进一步分析指出,“我国煤矿地质条件非常复杂,作为主导能源,煤炭开采量仍然很大,在不同矿区会存在不同程度瓦斯灾害升级情况。但一些企业对瓦斯地质条件变化的灾害威胁敏感性不够,也没有处理好安全、生产、效益等几个矛盾,还存在煤矿瓦斯防治系列政策标准落实不到位的情况。”

  随着大量小煤矿关闭、落后产能退出,闭坑矿井相关政策法规、技术标准缺失的不足逐渐凸显。“生产矿井的弦绷得很紧,在瓦斯防治方面,每动一步都有标准,但关闭矿井情况就不同了,如何安全退出还存在不少漏洞。”袁亮称。

  面对新的困难和挑战,袁亮指出:“对深部煤矿瓦斯治理的研究支持不但不能减,还应加大中央和地方多级财政支持力度。”同时,煤层气产业也需要科技先行,根据不同的区块条件采用不同的开发技术,通过工程示范进一步带动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煤矿企业人才缺乏,已经成为影响煤矿瓦斯防治和煤矿安全一个新的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袁亮认为一定要重视人才队伍建设。另外,针对很多省份、煤矿企业大重组现状,袁亮强调,一定要把安全放在首位:“如果只采用简单的资本运作和体制创新,忽略煤矿安全生产的基本规律,可能要吃大苦头。瓦斯事故还未归零,仍要警钟长鸣,尊重煤矿安全生产规律。”